学院导航
 综合新闻 
 媒体沈职 
 工作动态 
 通知公告 
 荣誉沈职 
 名师沈职 
 院长信箱 
 信息公开 
媒体沈职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媒体沈职  正文
 
多家媒体宣传报道我院毕业生张文良先进事迹
2016-05-10 党委宣传部  审核人:

2016年5月6日《人民日报》第六版和2016年5月5日《光明日报》第四版分别报道了我院毕业生张文良的先进事迹。

工作中提升 竞赛中超越(劳动者之歌)

2016年05月06日 来源:人民日报(06版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本报记者 何 勇 黄福特

张文良在车间工作。

他是全国技术能手,全国青年岗位能手;他曾在众多比赛中摘金,两次闯进“振兴杯”全国青工大赛前三名……张文良,沈阳造币有限公司最年轻的“90后”技师,今年只有25岁。

初见张文良,他身穿蓝色工作服,阳光、稚嫩,充满朝气。工作认真严谨的张文良,虽少年得志、荣誉在身,仍依旧虚心向老师傅学习技术。“技术精湛、突破创新,是我的最高追求。”

沈阳造币有限公司主要制造国家统一发行的各类纪念币,造币需要经过切割、印压等环节,若中途出现误差就可能导致停机或产生废币,张文良的工作就是保证流水线高效、准确运转。

一次,张文良发现生产联动线上包装卷歪斜、碎卷现象比较多。一连几天,他一有空就蹲在传送带前仔细观察。一位师傅对他说,“文良啊,别看了,这联动线是专人论证设计的,那电子探头—气缸—阀门的结构可复杂了,咱们可解决不了。”这话反而点亮了张文良的灵感。“如果用一块不锈钢板取代这个复杂结构,不就不会出现各部位配合不一致的现象了吗?歪卷和碎卷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吗?”经过精细计算,他设计并制作的有着合适弯曲弧度和安全角度的不锈钢板,不仅提高了生产效率,还降低了生产成本。

3年间,张文良取得了几十项技术成果,帮助企业解决了许多实际问题。

今年初,张文良从维修钳工转变成一名印花机长。仅两个多月,他就完全掌握了印花机操作技巧,并针对印花机因配件老化引起的漏油、掉丝等情况提出改进方案,彻底解决了印花机废品率高的“顽疾”。

2008年,17岁的张文良离开家乡,到省城学习钳工技术。站立和拿工具的姿势是钳工技艺的基础,起初,张文良和身边同学一样,总觉得姿势很别扭。

“既选择职业技校,就要学有所成。”张文良直面困难,虚心向老师请教,“您看我这么站对吗?”“怎么站才更合理呢?”张文良还用粉笔在地上记录下站立的脚印,来回练习。

一次,老师对班里同学的作品进行精度测量,张文良自认为做得不错,但最后测量却发现误差很大。“为什么别人做得出来,我却做不出来?”

从那以后,张文良抓紧每一分钟汲取知识养分,经常一个人默默复习、演练。渐渐地,张文良脱颖而出。一次偶然机会,张文良参加了第三届全国技工院校学生技能大赛,并获得“雏鹰奖”。

毕业后,张文良在沈阳职业技术学院的下属工厂做临时工,除了吃饭、睡觉,他把全部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提升技能上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的技能水平突飞猛进。2012年,张文良在第八届“振兴杯”全国青工大赛中夺冠,并荣获当年的“全国青年岗位能手”称号。凭借这份荣耀,张文良成为沈阳造币有限公司特殊招聘的第一名高级青年技术人才。

张文良出生在辽宁岫岩,从小目睹母亲的辛劳,他立志要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。

“小时候贪玩,学习成绩不理想,考大学希望不大,还不如早点工作给家里减轻负担。”学艺过程中的四处碰壁,让张文良开始反省。“人常说,人生在世要有一技之长,我还是要接受系统的教育。”他先是到岫岩职教中心学习技能,3年后,通过中专升大专的考试,又考上了沈阳职业技术学院汽车分院。

“对于一线产业工人而言,追求技术极致是他们努力的方向。”沈阳市团市委宣传部部长佟越说,“技术工人缺乏完整的知识结构,但有很强的实操能力,而这恰恰是他们施展的空间。”

回想当初的选择,张文良深有感触:“考大学并不是唯一出路,国家发展不仅需要理论性人才,更离不开技能型人才。在产业升级过程中,技术工人可凭借自己的技艺和经验解决创新过程中的很多具体问题。”

“技术能够改变命运,张文良就是一个典型。”佟越说,东北有完整的工业体系,集聚着大量产业工人,每年举办青工比赛,就是要掀起一股追求精湛技艺的风气,今后还将成立技术联盟,将不同行业的技师集中起来相互交流,培养更多的青年技师。

用精度找准人生方向

——记沈阳造币公司90后青年技师张文良

作者:本报记者 刘勇 毕玉才 《光明日报》(2016年05月05日 04版)

他是双料技师能手,曾荣获两届“振兴杯”全国青年职业技能大赛不同工种的“冠军”和“季军”;他获得“全国技术能手”“全国青年岗位能手”“沈阳市五一劳动奖章”等荣誉;刚刚公示的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,他榜上有名。他就是辽宁沈阳造币公司90后青年技师张文良。

2008年,17岁的张文良几次找工作碰壁,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。他意识到没有学历、技术,就没有安身立命的本钱,于是毅然离开家乡岫岩,来到沈阳求学。

上学时,张文良没有享受休闲时光,伴随他的是紧张和忙碌。他的时间被分割为上课、自习、实习三个部分。课堂上的张文良如饥似渴地汲取养分,下课后,他的身影不在宿舍写字台前,就在实习车间的操作台旁。

2010年,在老师的办公室里,“